【宅辑杂感】诉诸情感或是价值? 由芝柏表微电影看钟錶行销
2020-06-12
【宅辑杂感】诉诸情感或是价值? 由芝柏表微电影看钟錶行销GP 芝柏表 《追风的女孩》微电影 首部曲张坚庭张高铭父子执导《追风的女孩》微电影。张坚庭父子三人参与了GP芝柏表《追风的女孩》微电影拍摄作业。

话说高级钟錶之所以被称之为「高级」,理由除了其确实具备了工艺与历史之外,其高昂的价格让「平民百姓」无法想买就买,必须要省吃俭用好一阵子才能够一亲其芳泽,才是其让人心生嚮往的最主要原因!所以在以往资讯没那幺发达的「纯真」年代,普通人的一生能拥有高级錶的机会不外是趁大学毕业、结婚、升官等重要时刻,入手一只有品牌有档次的高级錶作为人生的注记。而也因为是具有重要的纪念价值,所以能留在身边多久就多久,拿去卖钱自然是不可能(除非家道中落),最好还要恆久传家!而这也是为何要购买信誉良好的大品牌腕錶,因为还要考虑到后续、甚至是百年之后的维修问题。

(对一般人来说 )高级錶具有重要的纪念价值,所以能留在身边多久就多久,拿去卖钱自然是不可能(除非家道中落),最好还要恆久传家!而这也是为何要购买信誉良好的大品牌腕錶,因为还要考虑到后续、甚至是百年之后的维修问题。GP Laureato桂冠系列腕錶的面盘製作,高级錶在这幺细微的地方也毫不马虎!

但上述原本如此「单纯」的买錶理由在近几年起了一些变化。一方面是网路让情报透明化、让高级錶原本被视为Know-how的资讯(行情、底价等)无所遁形,加上网路拍卖的兴起,高级錶的流通路径更多更广,也让买錶这档事从「纪念」、逐渐转为「投资」。举几个有趣的例子,JAEGER-LECOULTRE的Reverso翻转錶的基本款有提供在錶背刻字的服务,而且也很受到顾客的欢迎。但根据原厂的说法,台湾地区对于这项服务的接受度并不高,理由是因为怕影响「后手价格」,白话的说法就是怕不好卖啦!另一个例子就是宅编有一次访问到某极高端(均价千万那种)独立製錶品牌的CEO,他劈头就问宅编为什幺台湾人买錶的同时就想好之后能卖多少钱?在他所服务的全球收藏家中,只有台湾有这样奇特现象!而另一个更有趣的例子则是发生在宅编的钟錶KOL朋友身上,錶店邀请他去对一票VIP座座谈聊聊聊天,前面说历史说人文说工艺都没啥互动,但最后一提到所谓的「投资」价值时,所有的VIP都立刻活了跳了过来!认真听完老师推荐的可能「增值」錶款后还追的宅编朋友狂问这只錶能不能买?会不会赚?一场原本是培养鉴赏腕錶内涵的座谈会,立马变成了投顾老师报明牌大会,让人完全是一个哭笑不得!

话说高级钟錶之所以被称之为「高级」,理由除了其确实具备了工艺与历史之外,其高昂的价格让「平民百姓」无法想买就买,必须要省吃俭用好一阵子才能够一亲其芳泽,才是其让人心生嚮往的最主要原因!图为GP Laureato桂冠自动腕錶。GP Laureato桂冠42mm自动男錶所装配的Cal.3300自动上鍊机芯。

以「投资」为目的的购錶行为风行了约10年之后,高级钟錶市场进入了「盘整期」之后,很多品牌也开始思考行销方向是否该从鼓励购买多买贵,回到高级錶原本所诉求的「情感面」。最明显的例子就是GP在前阵子拍了一个以香港为背景、分上下集的微电影来消费者「博感情」,提醒大家3C如潮流来来去去,唯有高级錶才能一只恆久远,世代来传承。

GP芝柏表《追风的女孩》微电影

故事始于1970年代,一位坐轮椅的年轻女孩拥有追风的梦想,却碍于身体限制无法实现,幸运地遇上一位愿意推她在香港街道奔驰的男孩,最后在离别时,女孩赠与男孩一只GP Laureato桂冠系列腕錶(其实是与老爸赌气,所以把錶给偷了出来…),以纪念这段短暂、美好的(初恋?)时光。2017年,男孩已为人父,手上仍戴着当年那只女孩送的Laureato桂冠系列腕錶,看着儿子因失恋而失去追寻人生之梦的动力,他也送上现代款的Laureato桂冠系列腕錶作为鼓励(有个富爸爸真好!),儿子则依着父亲的錶找到失联四十多年的追风女孩──如今她也已成人母,当年追风的活力令她不因双脚阻碍而放弃追寻自我,正在自己的舞蹈教室里看着舞者们迎风旋转,女儿也是名舞蹈家,传承了母亲的追风之梦。少年少女年轻时的遗憾在40余年后得到了释怀,也算是个Happy Ending。

GP 芝柏表 《追风的女孩》微电影 二部曲香港女星余安安深情演绎GP芝柏表《追风的女孩》微电影1975年的GP Laureato古董腕錶。

透过网路社群的讨论与分享,这部微电影立刻造成了话题!从影片拍摄场地在香港哪里?上集中那个女生好可爱是谁?到如果发生在现代,收下錶的男生应该会被告吧?网路乡民的讨论各式各样有褒有贬,但最重要的是都会注意到原来高级錶是可以传承、传递「情感」的!老实说近几年媒体操作高级錶的手法,都流于炫富、投资、增值等充满了铜臭味的印象,GP果敢的拍摄了这部微电影,除了提醒消费者(尤其是华人圈)配戴高级錶的「正面」意义之外,也间接宣示了品牌腕錶技精质优,精準稳定40年如一日。

导演张坚庭之子张高翔亦参与《追风的女孩》微电影演出。

当高级錶从「地下金融工具」回归到正常消费产品之后,品牌除了要在价格上更贴近市场面之外,也要开始重新与原本的中坚消费者「中产阶级」再度沟通,不断的提醒他(她)们光阴的重要,以及要买只高级錶来保有重要时刻的回忆与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