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0岁开始当「妈抖」,来人世间这一趟,就是来玩的!
2020-06-06

90岁开始当「妈抖」,来人世间这一趟,就是来玩的!

我是月月,是IG、FB、媒体和广告中的月光仙子!

过去你们从IG和FB看到我跟孙子一起探索潮牌的穿搭日记,日记中我将旧衣服跟潮牌混搭,不管是Supreme、BAPE、Converse、NIKE、ALT、Y-3、VLONE、FR2……将传统和潮流元素融合之后,各式各样的服饰都被我穿出新高度,更让大家发现原来潮牌不是只有年轻人能穿,各个年龄层的人都可以将潮牌穿成自己的独特风格。

最让月月惊喜的是,我每天在家玩穿搭玩得不亦乐乎,这些乐趣和喜悦,不只是在台湾的你们感受到,还让全世界看见了。

人们说从月月身上能看到潮流真理:随心所欲驾驭潮牌,而不是被潮牌穿,才是真正的潮!

人们更说月月是台湾潮嬷。在九十岁那年,月月成为台湾最老「妈抖」,成为各潮牌争相邀请的广告明星!

活到九十多岁的月月,大大翻转了自己的人生。

没想到,从小跟着阿爸在甘蔗田里做工的我,人生也如倒吃甘蔗般,愈到年老愈香甜。

人生就像玩游戏,要克服一关又一关,没到后面关头不知道会有什幺样的终极任务等着自己。

而等待月月的终极任务,就是:为自己而活。

回顾我的一生──

二十岁之前的月月,扛起家中长女的重担,每日总是跟着阿爸和阿嬷四处打零工,赚取那只能让一家十几口勉强温饱的微薄收入。连年的战事更让月月从不识青春与梦想的滋味。

二十岁之后的月月嫁入商贩人家,一边帮头家(老公)照顾生意,一边生儿育女,从透早忙到深夜,日复一日,几乎没有喘口气的时间。月月只懂得为家人而活,从没想过自己到底想过什幺样的生活。

五十岁之后的月月,含泪告别胼手胝足几十年、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家业,收拾行李,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台北。已近花甲之年,竟还得一切从头来过。

七十岁之后的月月,送相伴五十多年的头家离开人世。夫妻之间的恩恩怨怨,随着头家忘却的记忆而消逝……

被留下的月月成为自立自强的老人,用过去开杂货店时磨练出来的销售技巧,拉着菜篮车跑遍台北地区各大市场卖菜瓜布,直到八十八岁……

八十八岁,月月「被退休」。明明双腿还很勇健,只是眼睛渐渐不行,但为了不让儿孙担心,月月不再穿梭在台北大街小巷之间。

可是退休在家的月月,心还是不服老─「我还想做事,我还有力气做事」……此时孙子带我走进潮牌的世界,月月在这世界里优游,还得到「妈抖」这个新工作。

月月是这幺想的:在活过九十岁之后还能成就一番事业,是因为我领悟到─来人世间这一趟就应该好好玩,想做什幺事,尽情去做,不要到了闭眼前,才后悔此生没好好过。

这种将年纪抛到脑后,突破世俗与身体局限的精神,打动了比我年轻的你们。(只要是年纪比我小的,就都是年轻人。因为,九十一岁的我还很年轻!)

现在的月月正在享受「做自己」的乐趣!

我不再为儿孙瞎操心,因为儿孙自有儿孙福。

我照样拉着用了几十年的菜篮车上菜市场,但如今菜市场除了是我的瞎拼mall,还是我的伸展台。

月月现在一早起床最开心的事,是打开衣橱想着今天要穿什幺──

原来oversize帽T跟我的亮片绣花鞋好搭。

平常戴去逛菜市场的遮阳草帽,可以搭上可爱的手工耳环。

穿上买了几十年的菜市场牌花衬衫,再套上破牛仔裤,就可以去公园跟老朋友约会。

跟孙子孙女看篮球转播,当然要穿着「三夹之内皆是空档」T恤,老少一起大声加油吶喊。

而月月之所以乐于将潮牌穿上身,是因为这些由世界各地年轻人所设计的服饰,充满了生命力。

月月特别欣赏这些年轻人的创业精神与创造力,他们不自我设限,勇于将自己对社会以及时尚的观察,用创意展现在服饰与品牌精神中。

所以潮牌并不只是流行而已,它代表的是「态度」,而这种态度,放在任何年纪的人身上都不会显得突兀,因为「态度」本来就能跨越时代、性别和国界啊!

那幺月月现在的「态度」是什幺呢?没有规则,随心所欲;没有不可以,只有很可以。

拍FR2街拍照时,摄影师问我:「阿嬷会不会忌讳穿殭尸装?」

我说:「百无禁忌,当然可以!」

拍宾士Smart广告时,导演问我:「阿嬷可以跳街舞吗?」

我还是说:「当然可以!」

曾有个年轻人问月月:「阿嬷,我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是什幺,也不知道该如何尽情过好自己的人生。」

我这幺回答: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与价值。现在还没发现它们也没关係,只要把日子过好,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在做哪些事情时会感到特别快乐。

「让你感到做起来很起劲、很快乐的事,就是对的事、适合你的事,那幺就朝这个方向努力看看吧!」

如今月月懂得欣赏自己,懂得随心所欲,但在这之前,也曾经历一段漫长的自我压抑。在那艰苦时代的生活压力下,似乎人人都被困住了,月月也身不由己。

接下来,月月想说我的故事给你听。看着我所走过的路,你会懂月月现在为何能在人生伸展台上尽情展现自己,不设限,更无所畏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