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创始人手记》:性、婚姻与爱情
2020-06-10
性、婚姻和爱情

朋友在微信里发来一篇文章:《冯侖谈女人的段子》,估计是有人根据他的各类发言、文章整理的。冯侖是前辈,也是老朋友,年轻时还追过他的文章。冯侖的文字一如既往地流畅、诙谐,看似打诨卖俏,实际嬉笑逗乐皆文章,但是文中的一些观点我却不认同。其实我也有很多想法,只是没有机会整理出来,正好借贤达的这篇文章开路,撰文阐述我的观点。

人类是这个星球上最高等的灵长类动物,天之骄子,得天独厚,可以讲是集兽性、人性、神性于一身,而我们要讨论的性、婚姻和爱情正好对应这三「性」。

1. 性

食、色是动物皆有的特质,属于兽性一类。人们喜欢美食,喜欢美酒,喜欢观赏美丽的花朵,聆听悦耳的声音,品鉴不同的香味。这些都是我们五官的生理享受,人们对此宽容、理解,甚至颂扬、讴歌。但是对于性,对于某些器官的生理愉悦,却不能给予平等的对待。

初中的时候,第一次住集体宿舍,有一个室友在关灯后跟我们说:「小便特别舒服!我特别喜欢小便,那个劲儿真爽!」他那个嘚瑟劲儿,我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。

当我们长大了,被各种各样的道德、规範约束了,知道了礼义廉耻,便不好意思再分享这样非常个人的体验了。小弟弟除了小便,还有一件更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性。对此,人们更是羞于谈起,做起来也是偷偷摸摸。而且,社会给性赋予了太多的功能:婚姻、爱情、家庭、生育、道德……使得性比任何其他生理功能都沉重和扭曲。

性跟其他五官享受有任何本质的不一样吗?我认为没有。性是饮食男女的日常,是人类的最基本需求之一,不骯髒、不卑鄙、不可耻。不管是孔子的「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」,还是告子的「食色,性也」,说的都是同一个意思。


人类的大部分愉悦是饮食和性带来的。

比如,我们都喜欢吃饭谈事儿。请人吃饭,除了有些热情好客的意思,也因为在吃饭这幺一个愉快的环境下,谈事儿好谈。宾主双方心情好,自然事情容易成功。

也有人讲,世界上大部分竞争是为了女人,尤其是优秀女人的爱慕。吴三桂为红颜怒髮冲冠,古希腊人为海伦发动战争。回忆我们大学时代,成绩好、看哲学书、朗诵诗歌、弹吉他、学跳舞、健美等等,不能不说也是荷尔蒙在起作 用。

性大致有三种不同的功能。

一是传宗接代。这是大家都认同的观念,也是可以堂而皇之讲的事情。过去妻妾成群,生许多孩子,都是大家庭。计画生育控制了人口的增长,等醒悟过来开放二胎,发现许多现代人连一胎都搞不定。环境的污染、紧张快节奏的生活方式、转基因和农药高残留的食物等因素减弱了现代人的生育能力。性这个最基本、最原始的功能已经受到了威胁。

二是增进情感。不管是同性之间还是异性之间,通过性的交流和分享,可以大大地增强双方的感情。有人说,双方感情的深浅是用共同分享的秘密来衡量的。双方分享的秘密越多,两人的感情就越好,同性、异性都是如此。实际上,性交是一种信任的表达,代表一种彻底的信任,信任到可以进入对方身体最私密、最不易到达的部位。难怪张爱玲说:「到男人心里去的路通过胃,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。」不管是胃,还是阴道,都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,都是通向心的路,不能厚此薄彼。

第三种功能是愉悦。就像我们吃到好吃的河豚,喝到美味的葡萄酒,品到优雅的香,看到美丽的樱花,听到悦耳的歌声,我们会感受到愉悦一样。首先是生理上的,接着是心理上的,再下去就是身心一体的愉悦。性到了最高境界,在某一个瞬间的最高点,时间和空间都会消失,那一刻也就是仙界了。

对于性的态度,越年轻的人越开放、越真实,也就越能够回归本源。我们也许已经对在朋友圈里分享美食清单习以为常,但对于性,依然羞于谈论。


在性的问题上,男人更容易招致不好的口碑,因为喜欢招蜂引蝶,甚至买春。这其实是本能,是雄性动物基因的本能,想儘量多播种,想有儘量多的后代延续。而在现实的男权社会里,女性更容易因为性的问题得到过于严厉的歧视和打击。

宗教和道德都对性的第二、第三层功能加以排斥和打击,对于没有后代延续的同性性行为更是零容忍。我们回看过去的历史,越是繁荣的朝代,对性越宽容。不管是古罗马还是古希腊,不管是严苛的大明还是盛唐,都是持一种较为开放的态度。我不知道历史到底是在进步还是倒退。

医学上,现在已经能比较成熟地使用试管婴儿技术了。随着虚拟实境和机器人技术的不断进化,将来性也可能由机器和软件完成,而生育由育婴专业机构来完成。

一个系统刚刚开始的时候往往是两极,以后进化到多极,最后进化到自洽系统。自洽系统是最完美的数学系统。但从生物学角度去看,我不知道未来确切的变化是否一定会对人类更有益。当人类摆脱了动物性,自由度将会极大地增加,但这对当下而言已经是科幻的範畴了。

2. 婚姻

逻辑、理性思考、科学技术,这些都是典型的人性。

由于人脑发达,储存资讯、处理资讯的能力超越了一般动物,人类学会了思考、计算,建立起了理性的制度系统。这是人类区别于动物的地方。婚姻是人类设计出来的众多制度的一种,目的是保证社会的稳定、财产的传承,抑或基因的纯正。

婚姻是一种社会契约,是人类的一种制度设计,其功能在于保证私有财产,或共同抚养老人和子女,或构成社会稳定的单元。它是社会功能的一种,就跟几个人合伙开公司一样,是伙伴和契约关係。

由于男人在族群里的主导地位,人类历史上大部分时间是一夫多妻的,短暂的母系社会和残存局部的母系社会(比如摩梭族)除外。强壮的或者物质条件富足的男性会娶到较多的妻子,也有能力养育较多的后代。羸弱或贫乏的男性只能有一个,甚至没有配偶,相对而言,后代的延续也比较困难。这保证了优秀的基因能够存续下来,自然淘汰了不能很好适应环境的基因。一夫多妻制基本跟自然界的「优胜劣汰」是类似的。

基督教和现代资本主义的兴起,使新教伦理成为西方甚至普世的价值体系,在讲求平等、平权的大价值体系里,一夫一妻制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主流。

在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上,一夫一妻制只有一百多年的曆史。这个制度自执行以来,也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。世界发达国家的离婚率都不低,美国、法国、俄罗斯都在50%左右,中国也接近40%。许多人,尤其是一些精英人士对这个制度提出了质疑。比如,它是否合理?是不是我们人类社会最理想的婚姻制度设计?可以持续多久?

如果说它是出于经济原因,为了共同养育老人和子女,那幺在目前的生产力水準下,这个需求已经不再重要。许多人婚姻不幸福或者有婚外情,之所以不离婚,基本上是因为孩子,因为割捨不了的亲情。而社会道德也暗示着父母双方一起陪伴孩子成长才算正常家庭,离异和再婚家庭的孩子在资讯闭塞的乡村常常受到歧视。

日本最近流行一种「卒婚」的做法。对于夫妻来说,一旦子女长大成人,便意味着将迎来自己的后半生,并有可能开始全新的生活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通常会考虑是否需要继续维持婚姻生活,自己是否还有未完成的梦想,等等。由于结婚并不意味着必须同居生活,因此不少夫妻选择继续维持婚姻关係但分开各自生活,这种方式就被称为「卒婚」。

婚姻制度既然是人类设计的一种社会制度,就会不断演变和进化,直至最终适应生产力的发展水準。物质生活的发达、教育的普及、互联网的产生等诸多因素,都对婚姻制度带来巨大的冲击和改变。如果以公司来类比的话,公司这种商业机构的组织形式也在不断演变,从小作坊到大托拉斯,从大集团到自组织,现在又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自由职业者。

与之类似的婚姻也是这样:单身男女越来越多(尤以精英女青年为多)、家庭规模从大家族到小家庭。未来会不会演变出更柔性、更灵活的家庭建制,比如一夫多妻、一妻多夫、短期(比如一年)契约式夫妻,甚至不再有婚姻这种组织形式?技术的发展有可能带来性的革命性变化,同样,婚姻制度也可能由于技术和社会的发展发生根本性的改变。

3. 爱情

爱情是属于神性的。

释迦牟尼说众生皆具佛性,量子力学说万物关联(从最小的粒子,到我们个体,再到整个宇宙,小中有大,大中有小,是相互关联的整体),这些说的都是我们神性的部分。有些宗教(比如基督教、藏传佛教等)将来生和转世说得活灵活现,虽然目前我还体认不到,但人和宇宙存在某种相通我是确信的,这也就是我说的「神性」。

不管你有没有宗教信仰,相不相信来生,人的确具备神性的一面,它是人超越理性的那个部分。尼采崇尚的「酒神精神」,就是人类的神性宣言。喝酒让我们神经麻醉,交感神经抑制,理性被弱化,深藏在我们身体里面的跟宇宙中资讯和能量相通的那些部分,会自然迸发出来。这就是我们的神性部分。神性部分实际上是跟宇宙相通的那一部分。喝酒,是有点强迫式地释放人的理性。打坐,却是一个更加和缓地回归神性的方式。

佛教的戒、定、慧正好也是对应了人的三种特质。戒对应的是兽性,定对应的是人性,慧对应的是神性。

友谊更多说的是同性间的认同和愉悦,是同性间的爱;爱情大多数是异性间的情感;还有一种爱是人伦之爱,比如父母与子女之间。爱是属于神性一类的,超越理性,更超越肉体的「性」。

我认为「爱」是人类最美好的情感,虽然「爱」可能以「性」为基础,但由于综合了人性的光辉,因此昇华到了神性的高度。男女之爱、同性之爱、人伦之爱,都是爱情(爱的感情)。

这种打穿三界的事物特别美好,这也是生而为「人」才有的好事。我们太应该为之雀跃、为之欢呼。爱是人能够拥有的最幸运的东西。不管是动物为了繁衍后代的性交,还是仙界(假如有的话)圆满喜悦的自足状态,都没法跟人类的这种「爱」

相比。作为人类,有「爱」这件事情,太值得了。

4. 三者关係

性是爱情的基础,爱情是性的昇华。好的婚姻一定是从好的性开始的,爱情更是婚姻持久的重要基础,幸福的婚姻有赖性和爱的支持。这三者代表了不同的境界,但相互依赖,相互支持,不能割裂,更不能混为一谈。

男人对于美人的喜欢,基本上是从「性」出发。姣好的面孔、诱人的身材、动听的声音……都有某种性遐想的成分。男人们会将自己心中的爱情幻想投射于这位具象的女人身上。爱情也在这样的时刻里慢慢地滋生了。

大多数的恋爱只是恋爱,只有少部分进一步转化为婚姻。有人说「婚姻是爱情的坟墓」,这是实情。一是两人的关係从神的空间转换到了人间,神变成了人;二是爱情被亲情代替,两人依然相爱,只是这是人间的爱,不是天上的了。我们看文艺作品,绝大多数荡气迴肠的爱情都是没有结局的,比如罗密欧与茱丽叶、梁山伯与祝英台。

每一个现实中的女人,不管在你心里有多美,都是跟你我一样的人,她会跟隔壁家大妈一样喝水、吃饭、上厕所,睡觉的时候说不定还会打呼。

我很喜欢罗曼・罗兰的《约翰・克利斯朵夫》,小说里人物心里的情感特别美好。在小说里,约翰・克利斯朵夫做了首曲子,开了场音乐会,但除了最后排的一个人,没有人喝彩。他说我的音乐只要有一个人能够理解就够了。我年轻的时候和他想法一样,但活到现在,我感觉已经超越他了。即便没有人理解我,我也无所谓。我不求别人理解,不需要靠这个来支撑我努力和往前走。他的爱情也是美好的。最美好的爱情是没上过床,没有得到的那些。所有的爱情都是自我构筑的,不是实体构建的。一旦实体化,一上床,一做爱,心中的理想就遭到破坏,没法再构建了。书里有个女孩子叫葛拉齐亚,她和约翰・克利斯朵夫从来没上过床,因此约翰・克利斯朵夫可以随意地去构造他的情感。

肉体不是那幺重要的。在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里,阿里萨在失去费尔米娜后,通过不同的肉体享受性的快乐,最后又和年迈的费尔米娜在床上做爱。在和费尔米娜结合之前,他遭遇的每一个「阴道」,都是他所爱的那个人的投射,所有这些露水情缘其实都是他爱的女人的化身。最后是不是做爱已经没关係了。爱一个人是很幸福的。我觉得费尔米娜没有阿里萨幸福,因为她没有像他爱她那幺深,那幺癡迷。

还是张爱玲懂男人:也许每一个男子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,至少两个。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「床前明月光」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粘的一粒饭黏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。男人的爱情,最后的结局大抵如此。


理想是美好的,现实是实际的。

我们理想的爱人,永远「在水一方」;而在身边陪伴我们的才真实确切。

让上帝的归上帝,让凯撒的归凯撒吧。我们让性归性,让婚姻的归婚姻,让爱情的归爱情吧。不要用杂音干扰了性,不要给婚姻太重的包袱,不要让俗媚玷污了爱情。

只有纯粹的,才能是美好的。不管是性,还是婚姻或者爱情。

二○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

相关书摘 ►《创始人手记》:建立志同道合的人才梯队——旅美飞机上的感悟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创始人手记:一个企业家的思想、工作与生活》,印刻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季琦

「不要躁,要心安」

六○后企业家的多种面相,
卸下「传奇」之帽,企业人生的决定之书

携程、如家、汉庭,华住集团创始人CEO
经营之路的探索、人生之味的体会及思考

能够十年坚持探索和记录,就是我为这个时代保存下一个有意思的切片。——季琦

他,三家百亿级公司创始人,
谈创业、经营、生意、组织,如何成功,
如何创造财富,如何领导企业,
他信手拈来。
他也讲宇宙,讲时空,讲人生,讲生活美学;
谈旅行、红酒、爱情、诗歌、故乡、美食。

2008年,季琦在纽约上课,正好处在金融危机风暴中,并陆续写下这些感悟,而这一写就是十年。他的创业思维,如何生活,寥寥数语却字字珠玑。

是创始人脱下「传奇」之帽的企业成长史,也是一本理想生活指南。

本书特色

全球前十大旅游订房网站创始人的十年关于创业、经营之道、人生体会与纪录。不仅是企业成长史,也是一部讨论人生该如何生活的书。《创始人手记》:性、婚姻与爱情